红军阅读网 - 文史 - 养生 - 图库 - 新闻 - 综合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> 文史 > 正文

阎步克:田余庆先生是一位优秀的“历史侦探”

2014-12-25 21:40来源:www.redjun.com

  著名历史学家、北京大学资深教授田余庆先生,因病于2014年12月25日凌晨6时09分在北京逝世,享年90岁。为缅怀田先生,新浪历史采访了他的学生、北大历史系教授阎步克,请他回忆恩师田余庆在学术追求、治学态度上给自己的教诲与影响。出乎我们意料的是,阎步克教授评价田先生是一位优秀的侦探。请跟随我们一起了解,田先生是如何穷毕生之力,揭示历史之蛛丝马迹、启发今人之思索的。

田余庆先生

田余庆先生

    新浪历史:您是78年进入北大的,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到田余庆先生的? 您的研究方向的确立跟田老师有关系吗?

  阎步克:我的研究方向的确立是和田先生有直接关系的。我1978年进入北大读本科,大二、大三的时候就慕名去听了田余庆先生的秦汉魏晋史课程,被他的简练、深邃的风格深深折服了。他的论断、思路能发前人所未发,常常能给出启发性的结论。我和我的同学们都非常赞叹,所以到大四的时候我就考了田先生的研究生。

  新浪历史:田先生自己讲,他是以教书为乐的,您作为他的学生,在与田先生的相处中对他的教学方法有什么体会?

  阎步克:在读研之初,我对历史这门学科的理解是比较肤浅的。因为我们是文革中成长起来的一代,基础不够扎实,对历史的学科传统缺乏理解。我是在与田先生的日常交流中,听着他对人物、事件的评判,一点一点摸索到治学门径的。田先生对我们的论文会非常认真地逐字修改,连标点符号也不放过。

阎步克教授

阎步克教授

  我年轻的时候,常常有一些天马行空的想法,田先生常笑我是“天马行空的阎步克”,当时的那些想法是一种空泛的、非历史的思维,通过几十年的摸索慢慢改正了。

  田先生对学生,是很善于在治学路径上做出指导的。他常常教导我们,做学术最重要的事情是提高自己的学术素养,而不是为求发表去写一些急就章。他自己的文章不多,但是都很精髓。

  他对学术写作的态度是“有恨无悔”,宁愿有一些东西没有写出来而成为遗憾,也不要因为写出来的东西不合格让自己后悔。这四个字我写在田先生的挽联里了,这是他一生的写照。

  新浪历史:您跟我们讲过田先生治学严谨,这个是怎么体现的?

  阎步克:田老师的写作,即使是写不长的小文章,也是全力以赴地去写,写完一个字一个字地修改。他是我心目中的标杆,他的学术人格是纯金美玉。如果说我这些年有了一些超出平庸的成绩,也是因为有先生的标杆在那里,让我不敢松懈。

  田先生是以学术为生命的人,在他八十多岁的时候出版了他的又一部代表作《拓跋史探》。他在病床上也在坚持思考,去年我们去医院探望他的时候,他还跟我们探讨起东晋时期江州的历史地位。近些年,他自己的作品出修订本,也是他自己一句一句看、一句一句改的,不这样的话他不放心。

  新浪历史:田先生在治学方法上有什么突破吗?

  阎步克:田先生在传统政治史方面,具有深入挖掘的思辨能力。在学界熟知的地方,他能根据一些史料的片段,能发现前人所未知的事情,引导我们了解政治变迁。

  像田先生有一篇论文叫《李严兴废与诸葛用人》,就是从一段材料中,发掘出了蜀国的李严与诸葛亮的一段矛盾,而这段矛盾到西晋的时候大家就忘记了。通过这段矛盾,我们可以探知到了蜀国的政治形态。所以我们常说田先生是一名优秀的侦探,能发现历史的蛛丝马迹。读他的书,感觉非常精彩,我为有这样的老师感到骄傲!

  现在随着检索方法的进步,青年学者在文章的产量、发表量上都比以前大得多了,这也是好事,但是田先生分析历史现象的能力、治学的态度仍然值得我们学习。(采访者:董乐)

 

回到首页 编辑:萧梦飞

  • Tag:
收藏】 【挑错】 【推荐】 【打印
更多
社会万花筒


最新文章